欢迎来到26661文学

顶部广告

26661文学 > 未分类 > 爱的人不是人 > 第65章 君霄

底色 字色 字号

爱的人不是人:第65章 君霄(2/2)

 君凌被突然的感慨拉回思绪,不明所以地循声望向他。

    “山雨欲来风满楼。”赵溟铎轻笑,“有时候,风并不是真正的灾难,而只是——前兆。”

    ///

    君凌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,脑中不停地重复赵溟铎的话,看似他透露了所有的消息,但绝对还有保留。而已知信息细究下来,似乎还有很多弦外之音。

    “机器小姐,赵溟铎所说的你怎么看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他不想叫她的名字。机器小姐这个代号虽然听起来很冷漠,但在他心里,这个代号承载的感情远比端木清承载的多。

    端木清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另外开了一个话题:“炎诺从都城传来消息,问你什么时候去皇城主持大局。”

    星协倒在他的手里,这样的他真的有资格主持大局吗?可如果不是他,难道要是北辰漠吗?一时之间只剩纠结和挣扎。君凌轻叹一声,哑声应:“恐怕还得劳烦他几天吧。我暂时不想面对。”机器小姐没有应声,君凌便当她默认了。

    “若是累了,我便去帮你挡一下,虽然权位不及你,但控制一下局面还是绰绰有余的。”

    突然响起的男声让君凌心头剧震,胸口就像被一块大石头压住,久久喘不过来气。他颤着手控制轮椅缓缓回身,只觉得时隔多年,这张埋葬在记忆深处的脸仍然能给他难以言喻的震慑。他没死,他真的没死,真的回来了……有那么一瞬间,他甚至觉得胸口有个洞,海风吹过,真正的透心凉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来者见君凌双眼放空,有些担忧的上前询问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!”君凌有些排斥地后退,但鼻头还是不受控制的一酸。他以为他是恨的,但时隔五年,重逢再见,他竟发现自己满腔竟是无法言说的委屈。

    来者停在君凌身前几步远的距离,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应对,只能手足无措地与之对望。

    “抱歉,因为两年前雪姨的封印出了点问题,所以我就擅自醒了。”沉默良久,君凌敛眸,颤声开口,打破僵局。

    “擅自”二字如同利剑直逼来者要害,可明知致命,却偏偏躲不开。

    “我醒后不久,妈妈就走了。我真的尽力了,可她说生死由命,最后还是走了。但我觉得,这还是我的错吧。”君凌捏捏鼻梁,企图强行抑住想哭的冲动,“一年前,二叔也走了……”后话终究还是哽在喉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都不怪你。”他生涩地开口,却发现自己的安慰竟有些可笑,曾经的种种竟让他找不到立场说这句话。

    陌生而又怪异的安慰让君凌心中的禁锢瞬间打开一个缺口,各种不堪回首的经历一股脑得涌出。“变成这副样子,我也不想啊……”君凌崩溃地捂住脸,泪水泉涌。

    “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那天君凌当着君霄的面哭了好久,久到他都忘了自己是怎么缓过来的。第二天,天蒙蒙亮,君凌便悄然转醒,昨天的种种浮上脑海。不知是因为尴尬还是别的什么原因,君凌没有再停留,只是和机器小姐打了声招呼,稍稍调整状态,便启程前往都城。

    抵达都城,君凌没有立刻去找亚炎诺,而是率先去拜访隐黎。毕竟不论要做什么,都要先弄清楚形势。而在情报的获取的方面,若他隐黎自谦第二,君凌绝对想不出还有谁能出其右。

    暗黑族从坭溥撤兵前夕,帝师东方寂便消失匿迹。而撤兵后,任家便陷入孤立无援的状态,经各大家族围剿,已将其党羽悉数擒获。当前各方势力分为两派,一方认为应该在维系旧制的基础上改革,另一方则认为应该彻底改变。不过以当前情势来说,后者占据优势。而君凌以一己之力让暗黑族撤兵,并争取了一周的缓冲时间,这件事已经传遍坊间,所以各方都知道时间紧迫,想必不久后就会发生什么变故。

    “我的英勇事迹传遍坊间竟然只起到催促作用?难道他们不应该为我歌功颂德?”君凌如是道。

    隐黎一顿,认真地消化了一下这句话,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只是纯纯的、没有营养的吐槽。“你心情不错啊。”隐黎嫌弃地瞥了他一眼,见他讪讪地闭嘴,才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至于星协方面,星协会长极其直属下属毫无音讯,仍旧存活的可能性极小。律殿方面虽有人前来投诚,但这种人只是少数,真正举足轻重的并没有现身。这个现象除了反映律殿可能集体叛变外,还侧面反映了殿主御下有方。毕竟这要是没点手段,不可能煽动整个律殿冒天下之大不韪,与极东、与星协为敌。另外,根据现有资料来看,北辰漠这个律殿殿主没有任何水分,而且与星协各大创始人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我甚至猜测他的权限在会长之上。所以……”隐黎停顿一下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如果你想重振星协,就绕不开北辰漠这一环。”
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底部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