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26661文学

顶部广告

26661文学 > 玄幻魔法 > 快穿:宠夫无度 > 奸相vs小皇帝(3)

底色 字色 字号

快穿:宠夫无度:奸相vs小皇帝(3)(1/2)

    打卡楼

    慕玉树越想越气。

    从没有这么一天,让他气得心肝都疼,吃什么都没味,甚至一气之下病倒了。

    慕玉树自小就体弱,年幼时过毒,又落下了病根子,这天又热得很,慕玉树一病就是好几天。

    祝安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喝药,喝了药才会好,听话。”祝安惆怅,陛下自小就懂事,这般娇气闹小性子的还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祝安直觉此事和沈相脱不开干系。

    但他又不敢去找沈相,只好好生哄着劝着,让小皇帝把药给喝了。

    “不喝。”慕玉树憋得慌,这药太苦了,他不想喝,这些天也不想上朝,只想在养心殿躺着。

    用现代话来说,就是摆烂。

    祝安不懂,急得脸上的褶子又多了不少,“陛下,您喝一口药,再尝一口蜜枣,就不苦了。”

    慕玉树冷着脸,“不喝,你退下,这是圣旨。”

    祝安叹了口气,把药放在一旁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夏日多雷雨,白日烈日当头,夜深刮风下雨,雷声轰隆。

    慕玉树不肯好好吃药,刚降下去的高热又起来了,陷入梦魇,迷迷糊糊,呓语不断。

    “父皇,母后,儿臣好累......”

    “玉华别怕,哥哥会护着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杀了,杀了端王!”

    “沈墨这个色胚,伪君子,混蛋......”

    “做梦都在骂我呢,看来,病得也不算太严重。”低沉的声音在轰隆的雷声中很轻,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同样,也无人知晓,养心殿来了一位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沈墨瞥了一眼龙床边药汤,取出玉瓶,将一粒药丸喂到慕玉树的嘴里。

    慕玉树嗓子干,又在睡梦中,压根咽不下去。

    沈墨敛了敛眸,端起那碗凉了的药汁喝了一口,随后搂着慕玉树的药汁,侧躺着,嘴对嘴将药汁给渡了进去。

    只是喂药,自然是不够的。

    沈墨伸手摸了摸他纤瘦的腰肢,含着他的唇,细细描绘。

    每个位面的小媳妇儿都是一样,甜滋滋的。

    让人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慕玉树在梦中,但也不是什么都没察觉,他隐约能感受到自己的唇被人咬住了,他有些不高兴,他堂堂的皇帝,谁敢咬他?

    而在他的梦中,出现了沈墨那张俊美到用什么词儿来形容都觉得逊色的脸。

    慕玉树呆呆地想:这奸臣别的不说,长得还真好看。

    沈墨抱着慕玉树睡了一晚,用内力替他驱热,再加上慕玉树吃了药,这一晚上,睡得极其踏实,就是有点香艳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总算是把药给喝了,来,这是今日的,您今儿的气色好多了,再喝几天药,估计这病气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祝安笑意盈盈道。

    慕玉树却有些迷糊,他完全不记得自己喝过药,但也没放在心上,只当自己头晕脑胀的,自己喝了也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看着祝安端着的黑乎乎的药汁,慕玉树不禁皱了皱眉,但这次他没再闹脾气。

    几日不上朝,他不该再闹性子。

    估计,端王和沈墨正偷着乐吧。

    想起这事儿,慕玉树就一阵气恼,端起药汁就一口喝完了,那豪气与昨日的娇气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祝安笑得越发开怀了,他很清楚,他家陛下只是偶尔闹一下性子,心中有数,不会过火。

    但很快,让他发火的事儿就传到了他的耳中。

    慕玉华被人欺负了。

    堂堂一金枝玉叶的公主,在皇宫里谁敢欺负他,除了嚣张的端王还能有谁。

    看着上吊被救下,陷入昏迷的慕玉华,慕玉树一脸阴鸷,怒吼一声,“这么多人,你们就任由公主被欺负?”

    底下的宫女太监跪了一地,谁也不敢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是不敢拦,那人可是端王,端王是什么人,就连陛下都奈何不了他,他们怎么拦?

    而且,端王身怀武艺,他们就是想拦也拦不住。

    一个个缩着脑袋,跟个鹌鹑似的,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慕玉树不是暴君,动不动就喊着把人拖出去砍了,但也实在动怒,大怒道:“祝安,你知道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祝安心领神会,让人把这些伺候慕玉华的下人拉出去处罚。

    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。

    “下人说是端王喝高了,碰到了在御花园的玉华公主,趁机摸了摸玉华公主的脸蛋和手......”

    “喝高了!”慕玉树冷哼了一声,“朕看他就是故意的!欺负玉华,朕早晚有一天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嘘!”祝安一脸紧张,左顾右看,确认已经没其他人在旁边,这才低声道:“陛下慎言,这宫中怕是有不少端王安插的细作,莫要......”

    “端王,端王,都是他!”慕玉树越说越气,而这时慕玉华醒了过来。

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
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底部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