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26661文学

顶部广告

26661文学 > 未分类 > [盗墓笔记]守门人 > 第57章 挖砖

底色 字色 字号

[盗墓笔记]守门人:第57章 挖砖

    众人静默着走在黑暗中,没有人说话,直到白泽突然停下了脚步,侧目看向身边不远处的一个灯奴。

    “那里有什么吗?”胖子一下子紧张起来,又隐隐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白泽收回视线,平淡地回应了一句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胖子明显不信,跃跃欲试想要去一探究竟,却在迈出第一步前就被一声轻微的铃铛声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谁的铃铛?”胖子一下子全身紧绷,在这种幽暗的环境下,突然响起了一声铃铛的声音,怎么看都不是好事,莫非是某个粽子?

    吴邪诧异地看了一眼白泽刀环上的铃铛,没有搭话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白泽握住铃铛,再一次迈步向前方走去,在光线的曲折下,四周的一切都染上了诡谲的色彩。

    再往里走,就看到了大殿地尽头,那里还有一道玉门,是用四块汗白玉片嵌接而成,门轴盘着琉璃烧制的百足蟠龙,门楣浮雕乐舞百戏图,门上雕刻着两个守门的童子,门后同样没有自来石,门是用冰浇死,撬开之后,发现门后是通往灵宫后殿的走廊,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后殿一般就是地宫的入口所在的地方,一般都会放一只装饰性的棺椁,点着长生蜡烛,终年不灭,或者是堆积大量的祭品,由守陵人定期更换。东夏这种常年战争状态下的隐秘边境小国,料想也不会有太多的好东西,不过地宫入口一般设在里面,还是必须去看。

    进入走廊,两边加上头顶,前是壁画,壁画上蒙着一层冰,冻的灰蒙蒙的。吴邪打起手电看起来。

    一看却看的浑身发凉,只见壁画之上,画的几乎都是盘绕在云雾之中的百足龙,盘起的,飞腾的,满墙都是,乍一看就象爬满了蜈蚣一样。

    壁画分成好几个部分,有的壁画上还画着很多穿着裘皮的士兵,朝天上的百足龙叩拜。

    有的还画着两条百足龙缠绕在一起,不知道是在□□,还是在争斗。

    每幅壁画之上,百足龙必然是主体部分。四周的人物都显得非常渺小,而且谦卑之极,显然东夏人对于这种蜈蚣龙的崇拜,比汉人对蟠龙的崇拜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叶成掏出相机把壁画全部都拍了下来,这在卖明器的时候可以用到,因为东夏是不确定政权,有陵墓的照片,价格能翻上好几倍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这陪葬陵里葬的是什么人,万奴的老婆还是手下,怎么尽画这种壁画?”叶成边拍边问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陪葬陵的墓主人会有两种,一种是自己的子嗣和亲属,一种是自己的宠丞,子嗣和亲属的话壁画的内容因该多是生活场景,宠丞的话一般就是在朝的场景,比如说文官治水,武官伐兵之类的画面。画着如此多的神化龙形,如果在主陵里看到还可以说正常,在这里就不对劲了。而且……壁画之中看不见陵墓主人的形象。

    就算以龙为主体,这些画突出龙的威严,那在下面虔诚叩首的应该会有一个领头人,因为是陪葬陵,带头人必然是万奴王,而这座陵的主人应该在万奴王的左右祀奉,但在壁画上面所有的人都是奴隶或者士兵的打扮,没有任何的领头人。

    这在皇陵壁画之中,简直不合常理,不符合三规五常的壁画,画在这里等于没画。

    白泽站在壁画前,仰着头微微眯起眼睛,比起巨大的百足龙看起来格外渺小。

    胖子突然问道:“会不会这里的壁画也是双层的?”

    吴邪摸了一下,这里的壁画有些已经脱落了,之下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殊的面,摇头说不是,那道火山缝隙中的壁画,背后肯定有一个故事,不然在这么一个地方有着两层壁画,实在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走了大概有二百多米,壁画却突然停止了,走廊到了尽头,后殿的出口出现在了前方。

    出口处无门,不过中央摆着一只青铜鹤脚的灯台,有半人高,造型很奇特,上面起了一层白色的冰膜,使得颜色看起来偏黑。

    胖子打起一只冷烟火四处观望,发现后殿的格局和大殿几乎相同,但是小了很多,可以直接看到四周的殿墙,墙上仍旧还是漫天的百足龙壁画,颜色当初应该都是鲜艳的红色,现在都冻成灰的了。

    后殿之内空空如也,没有任何的陪葬品,就连搜索都不需要,一目了然。中间横放三张黑色的雷文盘龙石床,台上覆盖着雕刻有云边的木籉,都已经给冻的开裂了。

    这叫停棺台,棺椁抬进来之后,暂时就是放在这里,这里有三张,显然当时入殓的时候并不是只有一只棺材,陪葬者的妻儿也同时陪着他下葬了。

    三张石床的后边的地上,凸出有一块四方形的巨大石板,石板上雕刻两只人面怪鸟,呈现环绕状,石板的中间浮雕着太极八卦图。这是封墓石,地宫的入口必然是在这块石板之下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后殿真的是啥也没有,空旷到了过分的地步。

    胖子看了一圈道:“万奴老儿真他娘吝啬,舍的钱给手下盖房子,舍不得钱买家具,这叫人怎么过啊,肯定好东西全给他一人占了。”

    华和尚道:“别胡说,能盖这么大一个陵墓,还会舍不得几个祭品?这他娘的肯定有什么特别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白泽压根没有理会他们的奇奇怪怪的猜测,径直走到封墓石板面前,胖子一看有戏。甩开膀子上去用力抬了一抬,纹丝不动,忙招呼别人来帮忙。

    几个彪形大汉力气真不是盖的,就听嘎嘣一声,石板给移开了少许,他们继续用力,缓缓讲整个石板推到一边。

    往石台下面一看,众人却吃了一惊,石台之下并没有任何秘道入口的痕迹(没有封墓门的条石),而是如边上一样的青砖,只不过,因为石板压在上面长达百年,地上有一个四方形的印子,用脚一搽,有凹凸感,石板下的青砖已经被压入底下几毫。

    白泽让开身位,小哥蹲下身子,用他奇长的手指夹住一块青砖,用力一拔,硬生生将砖头从地面上拔了起来,叶成和华和尚看的目瞪口呆,嘴巴都合不拢。

    胖子很得意,脸上大有看见没,咱们兄弟厉害不的表情。闷油瓶却不给他面子,看也不看他。有了一个缺口就好办了,众人忙着用登山镐将砖头挖出来。

    让人奇怪的是,下面的砖头仍旧没有铁浆的痕迹,全部是交错结构,并不难挖。

    白泽低着头,抱着手站在一边,在火光下隐隐像是在笑。
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底部广告